麻豆传媒狠狠撸看电影

“你没事吧?用不用帮你叫救护车?”

李炫很平静的问。

路高轩捂着手,眼泪就在眼眶里滚,他疼的说不出话来,为了面子只能拼命摇头。

李炫点点头:“没事的话,那就不打扰了,再会。”说着和唐蜜挽着手臂走了。

等李炫走了,一群人哗啦啦围上去,惊讶的问:“路大少,你怎么了?”

路高轩终于忍不住,呜呜的哭出声来:“妈蛋的,这小子不是人!”

李炫在宴会厅里绕了一圈才知道,慈善夜分内外两个会场。

他所在的这座宴会厅其实是外会场,主要是给安州年轻一代提供一个互相认识,互相交流,强强合作甚至是相亲的机会。

安州真正的大佬们,都在内会场。待会儿的拍卖会,内外两个会场的拍品也完不同,好东西都在里面。

李炫看了看邀请函,上面写的是内会场。

可能是迎宾看到李炫和唐蜜年轻,根本没仔细看,就把他们领到外会场,走错了地方。

李炫正准备去内会场的时候,被人盯上了。

笑意盈盈美少女清凉写真

“那小子不是李炫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认识?居然挎着唐蜜,到底是哪家的少爷?”

“什么少爷。他家就开了一个小药材公司,比普通人强点,也强不到哪儿去。”

“真的假的?那唐蜜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对啊,那他怎么能来慈善夜?”

“慈善夜怎么搞的,现在什么人都能来参加了吗?”

一听李炫的身份居然只是个小药材商的儿子,很多人都愤怒了。

这种八卦,一向传播的很快,不多时大半个宴会厅的人都知道,那个挽着唐蜜走来走去的青年,其实是个假二代。

这群人心目中有一个很严格的二代标准。

父辈的官职到某个层次,才能算二代。

财产到某个数字,才能算二代。

祖上几代有过什么样的名声出过什么名人,才能算二代。

外人不知道,他们心里的算盘却是算的清清楚楚。

甚至连他们这个圈子内部,也分好几个档次。

什么档次的人,就跟什么档次的人一起玩, 很少有人跨档次交往,不然一定会被当成是抱大腿。

像李炫这种家世,即便是跟最低档次的二代比起来,也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所以大家就像狼群里混进一头哈士奇,都非常愤怒。

他们都觉得,李炫的出现拉低了慈善夜的档次。

这时,在宴会厅的外的某个角落,张氏药业的副总经理张贲正跟一个笑起来如同弥勒佛的男子谈笑风生。

张世华老老实实的陪在一旁,时不时露出会心的笑容。

“老宋,这次世华能暂时取保候审,多谢你的帮忙。回头还得麻烦你从中间斡旋一下,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张贲道。

男子道:“小事一桩,何足挂齿。不过世华贤侄啊,那种东西对身体不好,以后最好不要碰。”

“宋叔叔,我是被人陷害的。”张世华可怜巴巴的道。

男子也没追究,他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当然知道圈子里年轻人的德行。让这些人不吃喝玩乐抽,比让一条狗不吃屎都难。

张贲道:“世华,我还有些事要跟你宋叔叔聊,你去宴会厅转一转,多结交一些朋友。”

张世华点头,恭恭敬敬的向男子鞠躬拜别,慢慢走回宴会厅,才离开两人视线,顿时长出一口气,脸上恭谨的神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一脸放荡。

“这里才是属于我的。”张世华得意洋洋的走向宴会厅一角,他的几个狐朋狗友正在说话。

“华哥。”看到张世华走来,翟欣赶紧迎上去。

“啵……”张世华在翟欣脸上亲了一下,“亲爱的,我不在的时候,没有人跟你搭讪吧?”

“哪有。人家的心始终在你身上,别的男人都看不上。”翟欣娇滴滴的道。

张世华笑了笑,刚要说什么,翟欣忽然道:“华哥,李炫也来了!”

“李炫?”张世华吃了一惊,“他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能混进这里?”

“他是跟唐蜜一起来的,我怀疑是唐蜜有资格,带他来的。”翟欣有些嫉妒的道。

“唐蜜?演剑神传奇的那个唐蜜?”张世华更吃惊了。

几个狐朋狗友啧啧起来。

“就是那个唐蜜,真人比电视上看更漂亮。”

“身材贼好!”

“李炫那小子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跟唐蜜混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们睡了没有,我要是能跟唐蜜睡一觉,折寿十年也愿意!”

他们越说越离谱,张世华和翟欣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张世华看看翟欣,的确是漂亮,可那是跟普通人比,要是跟唐蜜比,那简直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更何况,翟欣是被李炫玩过的二手货,一想到这件事,张世华就跟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翟欣也很郁闷,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没觉得李炫有什么特殊之处啊,怎么一分手就天天跟一帮美女混在一起,那些女人到底看中李炫什么了?

“肯定是唐蜜带他来的。”张世华思来想去,也想不出李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场合。

“华哥,他害你被拘了好几天,要不要收拾他?”有人问。

张世华嘴角一咧:“你问的这不是废话吗,走!去羞辱一下那个小白脸。”

李炫和唐蜜挽着手臂,正准备去内厅,张世华一伙人忽然拦在面前。

“唐蜜小姐,你被骗了!”张世华直截了当的道。

“啊?你是哪位?”唐蜜一脸迷茫。

李炫饶有兴趣的看向张世华,正想找这个跳梁小丑呢,他自己蹦出来了,欢迎欢迎。

“我叫张世华,安州张氏药业就是我家的。”张世华挺胸抬头,气派十足的道。

唐蜜奇怪的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我也不买药。”

张世华脸一绿:“我不是卖药的……我是想提醒你,你被身边这个穷光蛋给骗了。”

唐蜜皱眉道:“你凭什么说炫哥是穷光蛋?”

“哈哈!”张世华大笑起来,声音越来越高,“诸位,你们知道这个人是谁吗?他叫李炫,家里开了一个药材公司。你们猜那药材公司年营业额有多少?李炫,你自己说,有一千万吗?”

一千万?好多人都被吸引过来,听到这个数字都乐了,这也太少了。

营业额要是才一千万的话,能挣几个钱?怕是不够在场很多人一年的零花钱。

标签:

Related Post